萝卜

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

这身好看,有点小樱
小周的水手服真的炸出了一大批同人产出

周深将来会成为一位和王晰一样好的父亲吧


打开文档码周深北京的repo


写着写着关闭文档写起了阿加晰


好想写一个我们的歌au,克勤老师替换成王晰老师那种


昨儿晚上头一次,真的是头一次梦见王晰。

和冰棍在老家的路上走,迎面就是他,脸上带着妆,穿着南京场那身,身边是竹子姐,怀里抱着小芒果。

很奇怪,明明最近满脑子都是周深,看见的却是他们一家三口。

梦里的我们踌躇了好久才追了上去,他似乎也是等了我们很久来追上去,把小芒果放下来,让竹子姐陪我们说说话。

竹子姐很无奈的宠,说我和她们能聊什么啊。

王晰没说话,坐在台阶上,掏出纸和笔慢慢写给我们的to签。

我说晰哥之前有一个你上的综艺怎么没见宣发啊,被同学拉着去看她爱豆才发现有你,鸡叫着喊王晰。

他和竹子姐都笑得很开心。

他依旧是没什么话讲,一笔一划写东西,写得很认真,边写边说对不起啊我的字不太好看。

我说这里是我的家乡,他惊叹,说啊,这里很美的。

最后签名签完了,他把签名递到我手里,我想触感如此真实不会是梦吧,又想如果是梦那一定就会醒了,因为我想不到他会给我们写什么。

所以醒来的时候我甚至很平静,梦里的他很好看,但我很平静。

做这样一个梦,可能是因为我实在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爱他这样一个人。

美好的他和他的公主们啊。


逛了一下龙深超话,有意思

果然混那片儿的都一个德行


【龙深】论与《恋》的适配性(三)

*诈尸,论个人滴flag立起来聊要怎么让他不倒,说今天更那就踩着今天的尾巴更

*恋爱开启,火箭速度

在结婚典礼之后,周深就搬进了郑云龙的家。

郑云龙家不大,刚刚好够两个人住,东西安排的井井有条,偶尔一点很细致的地方透露着一点点温馨,让人很舒服。

周深刚住进来的时候小小的惊叹了一下,这个小窝一点也不像单身男子的家。

“我本来别的地方就马马虎虎了,住的再不舒适一点,活着是图什么呢?”郑云龙把沙发换成了沙发床,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小巢穴。

一开始周深是拒绝的,坚持要自己睡沙发,郑云龙怎么会答应,推脱了一阵吓唬了一阵,周深最终屈服下来,气鼓鼓坐在沙发边缘,屁股都不往里挪一下。

“这样太不好意思啦!住着你的家还把你的床给占了,不符合契约精神呀!”

周深不是没发现郑云龙近乎于逃避的不在乎,有时他会偷偷想郑云龙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不只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但这样的念头立刻被自己打消了。

不管怎么样,我不喜欢他呀。

此时的周深还不晓得,一个人开始偷偷在乎另一个人的时候,有很多东西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嫁人的周深求学生活没有任何变化。自己是男生,婚姻的突然加入对导师态度并没有什么影响,自己依旧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导师余笛把最后一份文献装订好交到周深手上,临别还不忘ruarua他的头:“深深,把这个送去陈闪电老师办公室,这个他”一带一路“项目也有用。

“余老师总是为别人拉票呀?“周深接过材料,吐吐舌头回应老师温热的手心,哒哒哒跑走。

果不其然,郑云龙又在陈闪电办公室睡觉,睡觉的姿势睡觉的位置和他俩遇见时一模一样。

周深用超大的力气走过去,duangduang跺着地板,郑云龙毫无动静。

真是太奇怪了……周深边拿个便签给陈博导留言边看郑云龙,怎么每次都睡得和吃了安眠药似的。

“你是不是总把我和王晰比?”郑云龙突然开口,把周深吓了一大跳。

谁?他屏住呼吸听郑云龙讲梦话,他却突然吃了哑巴药,过好大会才又蹦出来一句:“也是,你俩认识好多年了,比咱俩认识的早。”

周深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库里那张黑人问号表情包。

他突然想到陈博导以前似乎和王晰是一个文工团的战友,被自己的母亲反复夸赞,因为这才能有第一次相亲的缘分。

……所以,郑云龙喜欢的,其实是陈老师?还吃我表叔的醋?周·吃瓜吃出星星眼·星星如是想。

可是陈老师并没有结婚呀……难道陈老师不喜欢他?

那也太惨了嗲,悲伤的彻彻底底却还要像往常一样往他办公室跑,即使是发呆一下午也要坐在这儿打个盹,这是什么绝美的单相思爱情。

郑云龙睡饱了撑开眼皮,发现周深正一脸悲悯地看着自己,浑身上下过电似的乱窜一阵惊慌。

“你怎么又来这儿啦……”

周深挠挠脸颊,有点不自在的挪过来挪过去,轻轻用一只脚地鞋尖去碰另一只。

“我这不是来找陈博导,倒是你为什么来这儿啊?”他偏着脑袋不看云龙,只是瞅他身后窗户外透出的光线。

被自己窥见了不太好的秘密,任谁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他办公室比我的舒服……没办法,最年轻的教授怎么也得比我这种小辅导员……”

郑云龙不知道的是,此刻周深躲闪的眼神里盛满了对他“单相思”的同情与怜悯。

其实,不是办公室有多舒服吧,你只是,想身边有他的味道吧……

周深低头这样感伤着,那边大猫伸个懒腰凑过来,贴着他的脖子轻轻闻了一下,鼻尖触到了周深白嫩的肉。

“什么香水?挺好闻的。”

周深不到一秒就反应过来,自郑云龙鼻尖触及处,红意四下扩散,漫上脖颈和整个脸颊。

“你干嘛?”

郑云龙想说没干嘛,想调笑一句男孩子还这么害羞,但看见身侧脸颊通红,局促站着的周深,突然没有什么话能讲得出来。

自一开始就是这样,男孩子无条件的信任了自己,和自己签订了看似平等的协议,满不在乎的跑进他的生命力,没有一点点犹豫。

可这契约一点也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周深觉察出郑云龙没有避开反倒凑得更近,扭着身子想躲开,来不及继续动作手臂便被郑云龙一把把住。

“如果我真的喜欢上你,该怎么办呀?”大猫声音压得很低很低,身形也压得很低很低。

这时候看向窗户外,几只小鸟叽叽喳喳挤在指头,风还在吹,阳光正好。

 

 

郑允龙和刚结婚的对象好像吵架了,所有辅导员都知道了。

“要不是琦哥在卫生间揍了大龙哥一拳,还骂他是憨批,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儿!”17级营销一班的黄子来给自己导员送优班材料的时候在办公室唠嗑。

陈辰老师听了这话抬抬眼皮:“哦呦,男孩子这些事晓得不少呀?读书怎么读不进脑子去呀?”

郑云龙这时候走了进来,左眼圈乌青一片。

“……”整个办公室室的老师刚刚都听见了黄子的话,这下齐刷刷看向故事的主角。

“大龙哥,你……”黄子悄悄凑过来查看郑云龙伤势。

“有什么,适合给男生赔罪的地方吗?”郑云龙有气无力的嘟囔,周深对那句话出奇的火大把他吓了一跳,等再去道歉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得不到理睬,从小像只花蝴蝶撩遍全世界的郑云龙头一次被绊住,眼看就要掉到冷宫里去了。

“害,适合给男生赔罪啥,带嫂子去玩一玩,搞搞浪漫,这不分分钟和好!”黄子鼓励似的搂住郑云龙的肩,“大龙哥不要怕,婚姻里的小摩擦都是正常的,你可千万不能一蹶不振!”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想干啥?”次日,肝论文的周深被郑云龙提出来,不等他多说一句话就驱车带他来到海洋馆。

在郑云龙的记忆里,每当他和女朋友闹矛盾,只要带她们来海洋馆,说些软和的话,不出一个小时矛盾就全部消失了。

他是很认真的考虑了自己对周深的感情,觉得那句调笑不是自己在开玩笑。这些天相处下来,他真的喜欢上这个柔软又坚强的男孩子了。

相处过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们,都缺少了那么一丝带着可爱的韧性,这恰恰是周深拥有的。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一直到进馆周深都没再说一句话,郑云龙追在他身后。

前面接到天花板的,是海与鱼组成的蓝色,周深站在那儿,波光打在他脸上,盈盈的影衬得五官很精致。

他的表情一直是很平静的,或许是环境昏暗,甚至像是带上了温柔的笑。‘

但他还是不说话。

这时候要怎么做,和从前一样在身后把人抱住,怀里的人假意挣扎一番之后再吻他的脸颊?
郑云龙没有,他明白自己之前有多讨厌确定关系的仪式,那种和好方式只适用于虚无的玩笑,而面前这个人在法律上已经属于他,在协议上已经捆绑于他,他要负责任。

三个字说起来很轻,做起来很难,过去的许多年自己咂摸不出来分量,直到这一刻他才下定决心。

下定决心真正掂量起这三个字,从过去恐婚为表象的无拘无束中挣脱出来。

所以郑云龙还是站在那儿,周深突然开口。

“因为你总是做多此一举的事情,而且,郑云龙,你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还是只是想逃?”

他转过来,漫天波光中像刚出水的海妖,体态轻盈到似乎是游回郑云龙身边:“大龙哥,不要躲,你要去抓住自己的幸福,不要用其他人填补空虚,他能带给你的,别人都给不了。”

“我们……”

“你是不是总把我和王晰比?”振聋发聩,如雷贯耳,郑云龙大梦初醒,张嘴就是一句。

“……???”等下,这句话似曾相识。

“你让我不要逃,那我就告诉你吧。”郑云龙难得如此认真,每个字都咬得很用力,“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那我问你,周深,你对我不动心,是不是因为我比不上王晰?”

他看见周深眼睛越睁越大,眼眶越来越红,颤着嘴唇。

“郑云龙,你喜欢陈博导就去告诉他,不必要编一些自娱自乐的谎话。”

“我没有。”郑云龙也觉得鼻子酸,他没有编假话,“你又说的是什么混蛋话,我脑袋被门夹了吗放着你不喜欢去喜欢阿云嘎。”

周深一直在忍,吸气吐气,眼泪没有掉出来。

“当时要读博的时候,全家都反对,只有我表叔支持我。他说人如果有自己的目标,就自己走,掉下去摔死是自己活该,被别人蒙住眼推下去是自己白活。

“他当初选择从文工团出去进市场,也是靠着这股子劲。”

周深晃了晃手上了的玉镯:“这个镯子也是他们家给我的,明知道我们的婚姻关系只是契约,但还是送给我最诚挚的祝福,这也是他的气度。“

“成为像王晰那样的人一直是我的目标,但他是他,我是我,我们有相同的地方,但不能相比。”

“郑云龙,我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我也没有把你和任何人相比过,你和王晰完全不同,在我计划之外出现,所属的感情线也不重叠。我有时候挺怂的,不太敢看看自己的本心,对于意外想逃避,但我不想让你误会我什么,误会你自己什么。“

“你足够优秀,我不喜欢你不是你的错,更何况……“

郑云龙的大拇指把其他手指的指腹揉的通红,连带着心尖耳尖烧得发热。

“那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周深吸了口气,脸鼓鼓的,再松下来。

“那我也试着喜欢你吧。“

多简单的问题呀。

 

 ——————————————————————————————

一点碎碎念

我心里的小周一直就是玉一般的人物,温润,但有巨大的坚韧的力量,我想写想表达的很多观点通过他的视角来想都非常合适。

看小说或者影视剧最喜欢的也是这样的男孩子啊,天啊我好喜欢小周啊,所有小心心都给他

flag来了,明天更龙深


被允许下床后的第一件事!
大提琴×小白灵get
带着我的小月亮~

今日虐文:在线等一个mxh三十四子的祝福